中华风湿网

精准医学在系统性红斑狼疮的应用还有多远?

来源:风湿界  作者:王鸣军

 

 

编译:王鸣军  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风湿免疫科 副主任医师

 

 

 
 
 

精准医学的进步为风湿病学诊治提供了巨大的潜力,但优化其效益需要更多的专业投入,并需要更加注重对风湿病学家的相关培训。

 
 
 

 

精准医学已经在风湿病领域得到了广泛的应用:类风湿性关节炎的达标治疗,不同患者的自身抗体检测,以及个体监测和剂量调整以达到痛风患者的最佳尿酸水平。在过去几年里,与所有其他领域相比,FDA批准的风湿病生物标志物检测数量最多,直到最近几年,我们开始看到肿瘤学中基因检测的爆炸式增长。

 

 

许多风湿疾病具有一定的异质性,治疗方案的制定需要个性化,以改善风湿疾病预后,而这对系统性红斑狼疮(SLE)患者尤为重要。要想在恰当的时机以合理的剂量在适合的患者身上使用对应的药物,以改善疾病的临床结局,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来自美国俄克拉荷马大学James博士在2017年发表的一项研究中强调了遗传学在SLE中的价值。研究人员分析了来自27574例SLE病例和对照的免疫组化基因型数据,确定了58个不同的非人类白细胞抗原( HLA )区域,其中非洲裔美国人9例,西班牙裔美国人16例。研究人员发现,这些非HLA区域包括24个SLE的新区域,在他们的分析中,研究人员能够细化先前建立的区域中的关联信号,将关联扩展到其他祖系,并揭示HLA区域之外的复杂多基因效应(Nature Commun. 2017;8:16021。与健康对照组相比,我们现在有100多个与狼疮相关的基因区域,这些发现有助于阐明SLE的遗传结构和种族差异。

 

可惜的是,目前这些基因数据却仍然无法应用于临床。

 

来自美国俄克拉荷马大学的最近一项研究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SLE的风险:研究人员重新联系了俄克拉荷马狼疮遗传学研究的家庭成员,更密切地观察哪些SLE患者的家庭成员转变为SLE,以及与那些仍然没有受到影响的亲属相比,哪些因素与这种转变有关。(Arthritis Rheumatol. 2017;69[3]:630-642。研究发现抗核抗体检测呈阳性和结缔组织疾病筛查问卷得分提示结缔组织疾病的家庭成员之间转变的风险较高。同时也发现了一些生物标志物、血液标志物可以帮助识别出转变风险最高的个体。该研究还表明,可以对SLE患者的亲属进行一定的干预,因为他们SLE风险较高。例如,高风险亲属体内的可溶性肿瘤坏死因子受体和干扰素驱动的趋化因子MCP-3水平升高。相关的预防试验目前正在进行中。

 

 

然而,遗传学只是精准医学难题的一部分,其他有助于精准治疗的研究领域包括基因组学、可溶性介质和免疫表型。在未来,这可能会帮助我们思考患者何时起始治疗,以及起始治疗应当服用哪种药物。结合近年来的其他发现,很明显,精准医学将在风湿病学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比如研究与疾病暴发相关的炎症可溶性介质,以及涉及广泛免疫表型和基于祖系背景显示出的转录模式的研究。其他研究还包括BOLD(狼疮疾病的生物标志物)研究、疾病暴发的机制等。

 

 

风湿病个性化治疗包括从扩展的调节性T细胞到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治疗,再到疾病预防的风险分析等等。今后要进行更多的系统生物学分析,以收集精准的医学相关数据,为临床诊断、预后以及治疗选择和优化提供信息。

 

风湿病个性化治疗需要对大规模精准医学项目进行更多的投入,还需要与分子病理学家、遗传顾问、健康教练和其他关键科室的多学科合作。

 

 

原文:Precision medicine in rheumatology: Enormous opportunity exists.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中华风湿网”的文字、图片和音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中华风湿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华风湿网”。本网站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