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风湿网

APLAR2018 — 系统性红斑狼疮(SLE)管理指南/推荐

来源:  作者:
1.jpg

 

2.jpg

 

 

2018年9月9日上午,来自香港的Chi-Chiu Mok教授综述了全球主要的SLE管理指南及推荐并就APLAR正在准备启动的“APLAR-SLE管理推荐”进展进行了汇报。

 

 

3.jpg

 

 
 
 

已发表的SLE管理指南/推荐

 

1.狼疮肾病型SLE:

 

2012年美国ACR狼疮肾炎的诊治指南;

2012 EULAR EDTA-ERA成人及儿童狼疮性肾炎的管理建议;

2014亚太狼疮肾炎协作组狼疮肾炎管理指南。

 

2.非肾病型SLE:

2008年EULAR的SLE管理推荐;

2010年EULAR对神经精神狼疮的管理推荐;

2017年英国风湿病协会管理推荐;

美国ACR非肾病型SLE的指南(计划于2019年发布)。

 

3.其他SLE管理推荐:

2016年EULAR关于SLE和(或)抗磷脂综合征(APS)患者女性健康管理的推荐意见;

2014年EULAR对SLE的达标治疗推荐意见。

 

 
 
 

增殖型狼疮肾炎的诱导治疗

 

4.jpg

 

诱导治疗的药物选择主要是霉酚酸酯(MMF)和环磷酰胺(CYC)冲击治疗,在MMF剂量上,亚洲协作组的推荐剂量低于美国和欧洲的指南。组织学新月体>10%或肾功能快速恶化的患者,如果对MMF和CYC治疗不耐受,亚洲协作组推荐甲强龙冲击治疗。

 

 
 
 

增殖型狼疮肾炎的维持治疗

 

5.jpg

 

美国、欧洲和亚洲协作组均推荐MMF和硫唑嘌呤(AZA)作为维持治疗。亚洲协作组推荐MMF第一年剂量<1.5g/d,第二年剂量<1g/d,转换至AZA维持治疗前至少使用MMF维持2年。欧洲推荐维持治疗至少3年,而美国指南未明确限定维持治疗的时间。

 

 
 
 

最后Chi-Chiu Mok教授介绍了“APLAR-SLE管理推荐”的进展。

本指南正在筹备中,计划将在明年APLAR会议上进行发布。在“APLAR-SLE管理推荐”中,将包括如下特殊情况:

1.新的免疫抑制剂和生物制剂在狼疮中的应用;

2.原研药物与生物仿制药的作用;

3.早期诊断和早期转诊;

4.自身抗体,肾组织活检等检查;

5.疾病活动度监测的频率和强度;

6.筛查和管理共病及治疗相关的副作用;

7.避孕问题及疫苗接种。

 

 
 
 

 

6.jpg

 

北京中日友好医院风湿免疫科副主任马丽教授参加此次大会,上述汇报结束后,马教授向我们介绍了其个人在临床工作中对SLE诊疗的心得体会

 

⑴SLE是一种严重疾病,给患者带来巨大负担SLE是一种常见的累及多系统、多脏器的自身免疫性疾病,在中国SLE的患病率约为70/10万,约有100万患者,以年轻育龄期女性为主。患者不仅承担着疾病带来的痛苦,还遭受婚姻、生育、工作等社会家庭问题。

 

⑵SLE的治疗任重道远目前SLE尚无根治方法,在临床上最常用的治疗药物是糖皮质激素和免疫抑制剂。糖皮质激素的治疗还是很有效的,但是最大的问题是副作用,如感染、满月脸、水牛背、血糖升高、骨质疏松等,其中约5%左右的患者会因发生股骨头坏死而残疾。糖皮质激素联合免疫抑制剂可以用于治疗中重型SLE,但免疫抑制剂也带来非常大的安全性问题,如环璘酰胺导致的性腺抑制等。根据中国系统性红斑狼疮研究协作组(CSTAR)的数据看,约30%~40%的SLE会发生狼疮肾炎,对于狼疮肾炎的患者要早诊断,早治疗,尽快阻止肾炎进展。其中Ⅳ型狼疮肾炎,尤其是有新月体形成的狼疮肾炎患者预后往往较差,需要积极治疗。对于狼疮危象患者如肺出血、重症的狼疮脑病等目前治疗还是有一定的困难。SLE治疗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糖皮质激素很难完全撤药,约80%患者在停止糖皮质激素治疗的2年内疾病都会复发。难治性血小板减少的SLE患者,可以用抗CD20单克隆抗体治疗,但因为是人鼠嵌合型抗体,使用中应高度警惕过敏等不良反应的发生。

 

⑶期待SLE生物制剂治疗的新时代:生物制剂为SLE提供了广阔的治疗前景,期待新的生物制剂引入到中国,造福中国的SLE患者。同时也希望尽快产生中国自己的SLE指南,来指导中国SLE疾病的规范化治疗,改善患者预后。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中华风湿网”的文字、图片和音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中华风湿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华风湿网”。本网站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友情链接